作者: 张三问

媒体: 火币资讯

日期: 2018 年 8 月 2 日

“ArcBlock 好比当年的亚马逊的底层技术服务平台(AWS)。”

在接受火币专访时,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老冒)这样描述自己的项目。

Robert Mao of ArcBlock

作为连续创业者和技术信徒,老冒对于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接触非常之早,他认为自己创立 ArcBlock 是“水到渠成”的过程。

随着区块链技术越来越受关注,让区块链的开发者简化开发流程、很快地对区块链进行操作的平台变得越来越必要。

就在近期,老冒应邀参选了火币公链领袖。他觉得与业内的大牛、业内的领袖,一起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是最有价值的。他期待火币公链能更加有效地结合开发者生态,也希望能与火币公链形成良好的合作互补。

以下为专访全文。

火币资讯:冒先生,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您是基于什么样的思考要进军区块链领域的?

冒志鸿: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的人,我是对技术特别敏感的人,对新的技术也比较关心。很多年之前,就是 2009 年的时候,比特币开始出现的时候,在我们极客圈,讨论比特币的声音就比较多,所以当时已经开始尝试了解比特币是何物,也尝试了一下它的挖矿。

那时候,只要想挖矿的人都能挖到,尝试的人非常少。但是,当时仅仅把它看作为一种新的技术,并没有意识到其前景。

在 2013 年区块链这个概念兴起。当时比特币正在经历一个低谷,一部分技术派极客就在想,如果比特币作为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本身并不能真正地有用的话,那它的技术基础部分有没有其他应用可以尝试,就是区块链应用的萌芽阶段。

今天看到很多项目,如果追溯到 2013 年,可以说大部分已经有雏形了。我在 2013 年离开微软的时候,正好是区块链概念开始有人讨论的时候,当时没有立刻决定做一个这方面的创业,主要的原因是虽然觉得这个方向很有意思,但还是太早期了。

此后,也没有完全把它放下来,始终都是在观察它,看它的发展,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染色币的成长和衰落,看到了以太坊从一个概念到社区的讨论,再到它落地。

所以说,进军区块链领域都谈不上进军,而是一直心在其中,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进入,就是水到渠成的过程。

火币资讯:我们知道,ArcBlock 是一个专门用于开发和部署去中心化区块链应用的服务平台,为开发者提供开发工具来实现降低 Dapp 开发门槛。能不能通俗地介绍一下 Dapp 这个概念,它与 APP 的区别和优势在哪里?

冒志鸿: 如今很多人张嘴就叫 Dapp,但是他们对 Dapp 是什么、怎么定义 Dapp 并没有去做思考。我个人认为,并不是用了区块链的 app 就叫 Dapp(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

什么是 Dapp 呢?要从去中心化这件事情说起,“去中心化”需要从很多不同的维度去看,有物理层的去中心化、有治理层去中心化、有逻辑层的去中心化。

  • 物理层的去中心化,整个系统分布在很多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应用设备。从物理层的去中心化应该来讲,现在基本上大部分大规模的应用都是分布式去中心化的。

  • 治理层的去中心化,主要讲这个应用的治理不是一家独大,而是由多方来管理的。举一个例子,像区块链它不存在一方可以完全控制的情况,它实际上是去中心化的。而银行的系统或者阿里云系统,它就是由一家公司或者一个机构控制的,它在治理上是高度中心化的。

  • 逻辑层的去中心化,就是它是由很多个不同的部件组成的,这些部件牵涉多个业务,每个业务相对独立地存在,这是逻辑上的去中心化。

一个 Dapp,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逻辑层去中心化。也就是这个应用是由很多不同的布点,不同的应用组合起来。

但是它能够提供一个完整的用户体验,这样的应用是一个 Dapp。这个 Dapp 为什么能运转起来,很重要的重要的一点就是 Token,Token 起到了价值的传递。在没有 Token 之前,一个应用逻辑上去中心化是很难做到的。并不是技术上做不到,而是因为利益分配机制,利益上做不到。

比如今天的软件,它之所以不是一个 Dapp,原因非常简单。今天做一个软件,它有最终的软件开发者、提供者。但是这个最终软件开发者,往往他是第三方组织。比如今天做一个 iPhone 移动 APP,毫无疑问苹果控制了整个用户和整个生态,苹果可以获得“苹果税”的收益,app 作者可以获得销售收益,但往往部件和框架的开发者从这里面获得不了利益。

当一个基于区块链的体系过程,建立起一个有效的 Token 机制,这时候应用和应用之间,很有可能就可以通过 Token 技术来进行有效的价值传递。这样多个不同的 APP,可以更有效地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综合,我认为这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 Dapp。

如果以这样一个 Dapp 的定义来讲,今天符合这样定义的 Dapp 非常少,今天大部分 Dapp 能够支持区块链,就是这个 APP 是跑在区块链上面的。但是你说它自己是 Decentralized 的吗,实际上并没有的。

火币资讯:今年下半年预计还有哪些 DAPP 在 ArcBlock 上面诞生?伟大的 DAPP 具有哪些特征?

冒志鸿: 我觉得伟大的 Dapp 最大的价值是,所有的 Dapp 能够形成一个全新的协作,也就是多个 Dapp,能够通过 Token 经济能够有效地合作在一起。

通过这个 Token 经济,使得各个不同的开发者之间,各个开发者开发的 APP 之间,能够非常容易地形成协作,给最终的消费者提供一个非常统一的用户体验。而且通过 Token 经济,协调各个开发者中间的利益分配,做到公平合理、公开透明。我觉得这是伟大的 Dapp,未来所具备的特征。

今天我们把自己定位成未来 Dapp 的平台,就是看到了这样一个 Dapp 平台,离得还比较遥远。所以我们要做很多技术,让这个愿景逐渐形成。

虽然区块链能实现 Dapp 愿景的非常重要的基础模块,但是区块链本身相对来讲,还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一个区块链系统,它不能搞定整个应用的所有环节,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才需要一个应用的平台跟框架,从下面来讲,它能够接入具体的区块链,能让区块链的开发体验变好。从上面来讲,它能够给 Dapp 提供一个框架,这个框架能让 Dapp 之间通过 Token,让这些 Dapp 能够协作,变成一个有章可循和有标准可循,这相当于是我们在这个愿景之下所做的贡献。

我预计哪些 Dapp 能诞生呢?

首先会有非常多的小 Dapp 会在我们这个平台出现和产生。

这些 Dapp 我预见的第一批是把现有的区块链数据,使现有的区块链数据更加有效的可视化,或者更有效对区块链的数据进行分析,从这个角度是一个比较容易落实的。主要是因为它比较容易入手,区块链最大的特点是公开,什么样的交易、什么样的层,都是比较公开的。

由于区块链它本身的开发接口不太规范,下面的数据不太容易获得,尤其这些数据是被记录在区块链的。虽然它是公开的,但是并不便于转换和查询,所以在过去尽管每个区块链都有交易信息,比特币的信息是全部都可以看的。

但是没有太多的应用,能够把这些数据有效分析出来,来挖掘数据方面的东西。所以 ArcBlock 提供了开放链访问协议之后,相当于我们把区块链的数据可访问性变得更好。这时候最容易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可访问性上做。

这些是第一步,相当于最容易的做的这一步做了之后,我相信会有更加复杂的应用出现。

火币资讯:在 ArcBlock 的官网赫然写着“为区块链 3.0 而生”,网络上 EOS 也被称为区块链 3.0,您对此怎么看?您是怎么定义区块链 3.0 的?

冒志鸿: 关于区块链 3.0 的定义,区块链业界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

甚至,区块链里面好多概念,并没有特别精确的定义。比如区块链是什么,究竟什么样的东西、什么样的系统应该被称为区块链,什么样的系统就不能被称为区块链,实际上也是没有明确定义的,目前的区块链 3.0 相当于是一个约定俗成的状态。

但是普遍被大家认可的是比特币是区块链 1.0,就相当于链上只有交易信息、只有数据,区块链 2.0 代表是以太坊,它的代表链上交易跟代码是并存的,链上的代码可以做成智能合约,这是区块链 2.0 的逻辑。

区块链 3.0,主要讲的是应用,要能够完整地提供应用。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ArcBlock 平台一切的目的,为了帮助开发者更容易开发和部署区块链应用,所以我们给自己的目标,既是一个口号,也是一个目标,就是为区块链而生,相当于为区块链 3.0 时代,更多的应用、更容易开发、更容易部署而诞生的。

也有人把 EOS 称为区块链 2.5,我个人觉得 EOS 是以太坊的追随者。

Vitalik 的以太坊提出了非常创新的想法,在比特币和染色币等基础上,把区块链变成一个通用计算环境,应该说做出了巨大的跳跃。当他做这样一个全新跳跃的时候,面临一些很具体的问题,从它的性能问题,另外可以带来的安全性问题,包括它的 EVM 的实现,这样一个全新概念的实现。

这些都是一些问题,所以 EOS 某种程度来讲,EOS 是想做更好的以太坊,它通过用 DPoS,让自己的 TPS 变得更高。它用 WebAssembly 做它的虚拟机,想试图借助 WebAssembly 的特点,使得智能合约可以产生各种各样的模块运行。

但从本质来讲,EOS 是对以太坊的改良。EOS 如何实现更好推进,实现应用部署,从目前公开的数据,并没有特别实质性的创新,反而越发朝“中心化”和“人治”靠近了。

火币资讯:6 月 30 日,ArcBlock 区块基石平台第一个应用:“开放链访问协议实验台(OCAP Playground)”正式上线发布。在过程中 ArcBlock 平台给 OCAP 带来了哪些提升?

冒志鸿: “开放链访问协议“是 ArcBlock 非常重要的基础组件,OCAP 顾名思义开放链访问协议,它会对各种各样不同的底层区块链,提供一个中间层。这样带来的好处,让开发者不需要针对某一个区块链写各种的插件,而是通过一个相对标准的中间层,跟不同的底层区块链去工作。

而对区块链来讲,它带来的价值,它上面的应用开发者带来一个统一的用户体验。Playground 这个应用是一个比较特殊的 Dapp,它是交互式开发者工具,也就是说开发者通过 Playground 这个应用,类比起来,它比较像是数据库里的查询优化器这样的东西。

查询优化器本身是一个数据库的应用,它的目的是为了专门帮助开发者进行数据库查询的优化、测试、调试等。我们在 OCAP 之上最早提供了这样一个 Playground,它最主要的功能,能让一个开发者立刻开始试用这个东西,马上就有一个交互式的环境,立刻就可以在区块链上进行各种尝试。

整个 OCAP 发布的一切目的,就是围绕着让区块链的开发者更容易简化开发流程,是从这个角度考虑的。

所以逻辑上来讲,Playground 让它能够最快能够上手。应该说在 Playground 推出之前,没有任何一个行业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产品,能让一个开发者很快地对区块链进行操作。

火币资讯:ArcBlock 下半年的战略重点是什么?接下来,ArcBlock 会有什么大动作吗?

我们的战略重点,在整个项目发布之后,路线图上面来讲我们还是深思熟虑的。现在严格按照路线图的计划来走,目前看起来,下半年也不需要做太多的调整,基本上是按照计划按部就班的来。

从战略来讲,我们的步骤,先推出 OCAP,让开发者从各种区域,掌握和使用区块链。我们第一个应用是 OCAP Playground,也就是让开发者非常容易立刻去用。

第二个应用叫 OCAP Playbook。Playbook 其实是在 OCAP 的基础上,是一种交互式的 live 文档,也就是文档里面 demo 代码、写的相关代码和代码结果图,都是实际可执行代码。

这是从大数据时代开始就出现的一种非常受开发者欢迎的工具。也就是你所看到的资料和文档,不止是一堆文字,而是真正可以执行的代码。我们这个 Playbook 的推出,目的也是围绕一个核心,让开发者更容易去学习如何开发区块链,更容易分享他开发区块链所掌握的知识、经验和技巧。

在 Playbook 推出之后,下面推出的就是 OCAP 的 SDK,这些 SDK 包括 Web 的 SDK 和移动的 SDK。这个 SDK 推出,直接就会导致开发者可以真正开发自己完整的应用。然后 SDK 推出之后,就会开发 Blocklet(基石程序)。

Blocklet 发布之后,就可以让开发者的应用部署到 ArcBlock 平台之上。我们在年底一个比较大的动作,会把我们 ABT 主链上线,这是 ArcBlock 的计费和运营支撑系统,是采用区块链技术来实施的,这是一个特殊的区块链。

这个区块链在第一阶段的主要目的,就是给这个系统计费,下一阶段是在 ArcBlock 应用 Token 的产生和挖矿,这是我们下半年的战略重点。

Robert Mao of ArcBlock

火币资讯:据最新数据显示,EOS 主网 TPS 数值已超过 3000,达到 3097。而 ArcBlock 未来要达到 10 万交易每秒的理论处理速度,这其中存在哪些困难?我们的团队如何从技术上实现?

冒志鸿: EOS 终于超过了 3000,而他们最初在白皮书中标榜的是百万级别。我是较早的时候,就比较怀疑他们的思路。说实话 EOS 在整个行业造成不好的风气,过度宣传自己的 TPS 能力,上来就吹百万。后来有些项目,1000 万都吹出来了。

一方面我认为将来的区块链 TPS 的能力需要大的并发能力,这是必然的,而且它的技术也会越来越高。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像 VISA 系统,平时也就是刚过千,峰值的时候也就是上万的级别。

据说,阿里在去年双十一的时候,它的峰值也就是数万 TPS 的级别。EOS 的百万 TPS,今天在技术上实现很有可能非常困难。 ArcBlock 自己用计费和业务支持的区块链,我们的目标要实现 10 万 TPS 的支持能力 ,这是我们经过深思熟虑,还是比较有信心打造的。

这里面要谈一个非常重要的设计区别。

EOS 和以太坊一样,他们都是一个目标,对外想实现一个图灵完备的虚拟机,想实现百万级别的 TPS 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而我们区块链的目标,不是要做一个“区块链上的计算机”而是要实现“可编程 Token”,我们的链不会设计成一个图灵完备的系统,也不需要采用虚拟机做法。这很大幅度地降低了我们在区块链的实现难度,从而在安全性和性能上都可以大幅度提升。

另外 ArcBlock 这条链,不是今天意义的公链,而是一个公开许可链。也就是说,ArcBlock 这条区块链计算节点,都是由资源矿工完成。区块产生和记账只是参与我们的节点才能参与。而校验、审核,是可以被任何人来实现的。

所以它不同于今天的公链概念,又不同于私有链和联盟链的概念,是一种新的形态方式。这也是 ArcBlock 这条链的定位,是专心致志做可编程 Token。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实现它的难度比今天做的通用计算的区块链难度要低很多。由于它的难度不一样,所以可以做得很好。

火币资讯:我们看到在 ArcBlock 的规划之中,最先结合的领域是物联网,请问为何是物联网而不是金融、溯源等其他的领域?

冒志鸿: 主要的原因这是一个策略性的选择,金融、保险、物流也非常好,也非常不错。

但是它主要的问题,它面临的阻力不仅仅是技术上的阻力,或者更多的阻力不是来自于技术,而是来自于政治、政策、法规,以及行业内特别大的公司,一些既得利益对此的阻扰。

作为一个应用平台来讲,物联网领域是一个相对来讲受政策影响比较小,而在技术层面占主导的行业。

另外,物联网还有一个特点,物联网非常难出现一个庞大的系统,把所有事都搞定。而是出现很多个相对比较独立的部件,一起协调来工作。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它在逻辑上去中心化,天生比较容易符合区块链。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我们看今天的物联网,一个智能家居的形态。智能家居里面它有不同的 sensor,它有很多个不同被控制的东西,每一个灯泡,每一个开关,每一个空调……每一个东西都非常独立,每个东西都不能做得过于大而全。

这还只是智能家居,如果你要扩展到更大范围的物联网的时候,每一个物联网的应用就是一个小的去中心化应用。物联网应用通过 Token 机制来授权、传递价值,区块链和 Token 机制最适合。

再加上物联网+技术,用区块链的协议,比如 IOTA,以及其他的物联网技术协议。在物联网的设备上,用区块链的方法去实现底层链,就是应用比较多的人在很早的时候做的一种尝试。

所以我们感觉,区块链跟物联网的结合,是特别容易从技术做一个突破口,和技术的开发者做一个突破口。所以我们策略性地选择了这么一个方向。

火币资讯:伟大的事业离不开伟大的人才,近期加盟公司的牛人有哪些?

冒志鸿: 我们团队在招聘上是非常挑剔的,在我们团队的每一个人都挺牛的。

举个例子,行内比较知名的人,比如研发副总裁陈天,他是一个既有大公司的经历,同时也有自己亲身创业的经验,他当时做了途客圈,公司成功获得创新工场投资并后来被其他公司收购退出,有创业、投资和退出的完整经验。同时他既有在中国的经历,又有在美国,他在美国是在创业公司 Tubi TV 担任研发副总裁。Tubi TV 在原来的互联网电视领域是一个相当成功的公司。所以他进入做我们的 VP,从某种角度来讲,应该说和我们是一种非常好的合作。

另外是前端工程师王仕军,王仕军在中国区块链开发领域算是非常牛的,关于他自己,他还写过关于以太坊开发相关的小电子书,他也做过若干领域以太坊开发培训。应该说在中国区块链开发领域,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工程师,而且的确他的技术能力、动手能力特别强。不仅仅在于表达,还在于写,而且工作能力非常棒,所以他也是一个明星开发者。我们也非常荣幸地让他加入了我们。

目前我们系统的开发,采用了并不太常见的 Elixir(这是基于 Erlang 虚拟机的一种新语言),比较小众,但是非常适合我们的需求。

接下来,我们在整个 Elixir 社区里面加大了我们招聘的力度,所以我们下面还会参加并赞助即将举办的 Elixir Conference 国际会议。不久会有 Elixir 社区牛人加入到我们团队。

火币资讯:今年以来,公链特别火热,您对于这种现象如何评价?

冒志鸿: 公链是最近火的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好多人看到了过去几个公链在价值上、回报上比较好。

但是我个人认为,将来不需要这么多公链,这个世界可能需要很多条区块链,但是可能只会统一在几个公链协议的基础之上,这个世界并不需要那么各种各样不同的公链协议。

虽然今天的公链非常火,但将来大部分都会不再存在,这是任何一种新技术在早期的必然现象。

火币资讯:对于火币做公链这件事您又如何评价?您参选火币公链,主要是看中什么?

冒志鸿: 我参选火币公链领袖,是来自袁煜明院长的盛情邀请。我本身是做技术的,所以不是特别热衷于竞选这些事情。

袁院长在此之前发表了很多通证经济,这方面的文章见解,非常让我钦佩。他邀请我,我觉得能跟业内的大牛、业内的领袖,一起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这件事情我觉得是最有价值的。

火币某种角度来讲,从交易所逐渐扩展到整个生态,这作为一个生态布局,从这个角度来讲,是非常不错的长远布局。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讲,今天的大部分交易所都是中心化的交易所,而未来的区块链,它天生就是去中心化的。

从一个角度来讲,因为区块链还不太成熟,所以中心化的交易所有它很重要的意义,因为用户交易需要高性能、高可靠性。而今天区块链做不到,所以需要中心化交易所。

但是从长远来看,当区块链逐渐走向技术落地之后,做中心化交易所从某种角度来讲,是对时代的反动。

我觉得火币从现在开始,比较早的布局公链,一方面火币也意识到如果光是做一个中心化的交易所,将来某一个阶段它就可能会“死掉”的。及早布局公链和整个生态,这样就可以立足于不败之地,因为今天市场需要中心化交易所。

当有一天需要去中心化,需要整个生态布局的时候,你随着市场的需要而进步了,不会固守在今天这个市场上。这是我的理解。

火币资讯:作为 ArcBlock 创始人,您认为 Arcblock 在竞选火币公链领袖时有何优势?

冒志鸿: ArcBlock 的定位非常不错。我们的目标是要做各种区块链协议上的统一中层间,对开发者最友好。

我们希望针对越来越多的公链,能形成合作互补的状态。

比如我们帮助公链,建立更好的开发者社区,我们为各种公链带来更好的开发者体验。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公链都是我们的伙伴和未来潜在合作伙伴。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定位挺独特的。我们之间不存在竞争,是一个有效的补充。

火币资讯:您作为是技术专家,对于火币公链有何设想和期待?

冒志鸿: 我们首先期待火币公链技术,能成为 ArcBlock 的 OCAP 的合作伙伴,虽然火币在整个行业是领袖定位。

计算机发展了这么长时间,一而再、再而三的例子告诉我们,在区块链行业,没有一个老大可以通吃一切。

如果火币在公链上面发力的话,作为一个应用开发平台,实际上我们非常有意愿,跟它在这方面在合作。

另外如果火币公链能更加有效结合开发者生态,我觉得对火币也是一个特别大的价值。这是我对于火币公链的设想和期待吧。

火币资讯:据说网易 CEO 丁磊在 ArcBlock 成立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就投资了,可否透露其中的一些细节;目前引入的投资机构和个人还有哪些?

冒志鸿: 首先我们引入的机构,在官方网页上都有一个披露,有好几十家不同的机构。实际上在 ArcBlock 的募资过程中,基于 KYC 的要求,我们还挡掉了很多的。

至于丁磊他个人早期投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丁磊他对区块链关心比较早,同时他对技术比较敏锐。所以 ArcBlock 这个项目发布的时候,在整体区块链行业是绝无仅有的应用平台定位。

直到今天,虽然有一些跟我们类似项目,但是这个赛道还是非常少。

站在我的角度来讲,一方面我跟丁磊本来就是很多年的朋友,互相了解。另外一方面,他对于新的行业技术比较敏锐。

火币资讯:总结您一路打拼过来的创业史,您觉得最重要的经验是什么?什么“坑”是您最印象深刻的?

冒志鸿: 创业就是要做,就是这个方向看不清楚,你必须要边做边去总结经验教训。这里面挺重要的一点,我一直在公司里面比较推崇一本瑞·达利奥写的《原则》。

创业最核心的是,一方面要不断地去做,不怕犯错误;另外一方面犯了错的时候要总结经验教训,不要犯重复的错误,就这样不断前行,这算是个经验吧。

对于什么样的坑印象最深刻,最重要的一点,我认为最大的坑,就是不能坚持自己的初心。

能够能坚持初心,是需要很大挑战的,因为市场在不断变化。

这个市场的变化,有可能在一个阶段的时候,变得不稳定。或者有的时候市场会变得特别好,看起来可以抄短路、走捷径。在这种情况之下,坚持原来的计划就变得很困难。有一个希腊的传说,水手驾船到某片海域,到处有美丽的海妖,唱着动听的歌。如果这样水手被这些东西诱惑的话,他的船就可能触礁了,会沉没。

所以在创业过程中有无数的坑,有些坑体现出来是危险,有些坑是捷径。无论是诱惑也好,威胁也好,让创业者忘记了自己初心,可能是一个最大的敌人。

举个例子,在今天的情况之下,至少特别差,看起来币价往下跌。这时候作为一个创业者,更重要是在市场特别差的时候,扎实地做自己的产品,而不是整天去关心市场的短期波动。

市场特别好的时候,也许更危险。市场更好的时候,所有人想着赚快钱,或者整天就想去市场逐利。所以不管怎样,本来创业 99%情况会走错,本来创业要想成功,就是一个特别低的概率。

总之,创业就要心无旁鹜地去专注于自己的初心,你必须想清楚目标是什么,然后去做,无论这个市场的好坏,压力的大小,都应该朝自己既定的目标去不断前行。

原文链接: https://t.cj.sina.com.cn/articles/view/6401501049/17d8f277900100cc5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