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最大价值是我们在做前无古人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哪一步是对的,所以开拓精神非常重要。

1

整理 于一

来源 起风财经(ID:QFCJ2018)

7 月 12 日,《智勇相对论》第 12 期如期举行,在区块链 3.0 时代,万链齐发,起风财经创始人罗智勇与 ArcBlock 区块基石创始人兼 CEO 冒志鸿,一起坐而论链,告诉你如何剩者为王?

以下《智勇相对论》第 12 期主题为“区块链 3.0 时代,万链齐发,如何剩者为王?”的对话实录,由起风财经(ID:QFCJ2018)精编整理,有删减。

2018 三件事:Token 公募、强强联手、踏实做事

罗智勇:“币圈一天,人间一年”,在刚刚过去的、风云变幻的六个月里,对你影响比较大的三件事是什么,产生了什么影响?

冒志鸿: 其实这 6 个月发生了很多事,以至于我恍惚之中觉得好像过了非常之久。如果非要说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在 Token 公募时,完全没想到大家对 ArcBlock 项目的热情如此之高涨,以至于对以太坊造成了严重的堵塞。

ArcBlock 的 Token 公募,大概十九分钟就完成了,并且数量远远超出了预期。对于创业公司来讲,ICO 是一种全新的、革命性的方式,产品在刚刚形成理念时就能在社区里形成强烈的共识,并且能够得到行动上的支持,某种程度上彻底解决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ICO 这种方式是一种创举。

第二件事就是成功请到陈天加入 ArcBlock,这也超出了我的预期。陈天是我在互联网上认识的,我们都有类似的创业经历,并且对技术和产品都非常专注,与他一起共事就等于强强联手。我们的团队组建也非常精细优秀,都是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挑选的,团队中的每个人都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区块链的最大价值是我们在做前无古人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哪一步是对的,所以开拓精神非常重要。

第三件事,就是在 ArcBlock 社区和很多成员进行交流探讨,并且观察他们在社区中反应过程的经历。一个区块链的项目建立社区,社区里有不同目的和不同愿望的人,有的是成熟的投资者,有的是对产品和技术非常有信心的人,有的可能是因为炒币加入进来的人,他们是不同的。

我从 2009 年开始尝试做比特币挖矿,2013 开始关注区块链,对于创业来讲,任何一个早期技术和新兴事物发展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要在恰当的时候做恰当的事,才能取得最好的结果。我对币圈的认识越深入就越觉得 ArcBlock 要踏踏实实的做事,质疑和威胁不能改变我的初心,不管我们承受怎样的压力,ArcBlock 需要拿出实际的产品让参与者得到真正的回报。

罗智勇:您从 2013 年就开始关注区块链,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在 2017 年选择入局区块链创业大潮?

冒志鸿: 从我的创业经验来讲,我在时代发展之前就做了很多的事,一个超前的创业者会获得很强的先行者优势,但过于超前就会对市场的预期过于乐观,所以容易“起个太早,赶个晚集”,所以现在每当有一个新兴事物出现的时候,我都会告诉自己要等一等。

从区块链创业者的角度来讲,我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好奇,第二个阶段是怀疑和批判,第三阶段看究竟有什么用处,是否有前途。微软同事 Flavien Charlon 的离职创业给了我启发,当比你聪明能干的人也已经朝着这个方向做的时候,证明你的选择是没错的,但是我认为还要等一等,所以到了 2017 年才开始做区块链。

区块链 3.0 时代:应用为王

罗智勇:ArcBlock 平台的创立初衷是什么?定位是什么?和其他竞品相比,ArcBlock 的竞争力有哪些?运行机制又有什么不同?网易的丁磊也投资了,是什么因素吸引了他?

冒志鸿: 最初的 ArcBlock 是想从具体的应用入手的,但是在研究过程中发现,今天的区块链技术相当不成熟,作为一个软件工程师出身,必须要建立起一个库函数框架,让自己的代码更加具有重要性。我和其他技术工程师一起交流时发现,几乎所有先行者都会遇到一系列相同问题:在区块链技术本身还不成熟的情况下,做出一个成功的应用是相当有难度的,就相当于一栋地基不牢固的大厦,风险非常大。

基于这些认知和了解,所以我们把做一个应用的目标后退了一步,想做一个更加适合于应用开发者的平台。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考虑:第一,大家有比较切实的需求;第二,区块链的巨大价值。ArcBlock 的定位,就像西部淘金者,最成功的策略不是淘金,而是售卖工具和水。

我们几乎没有竞争对手,因为区块链太早期了,真正做技术的人很少,很多专家同行都认为我们的定位有很大风险,最保险的应该是做区块链上的新应用或者新公链。区块链的公链技术是地基,如果底层地基不稳,应用的建立就很困难,但在对整个行业有了深刻了解之后,我相信 ArcBlock 平台的定位能解决今天区块链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应用落地。

区块链 1.0 时代是点对点的数字货币,2.0 时代是智能合约,3.0 时代是应用为王的时代。要让区块链的开发应用落地,大量的开发者能够容易理解、使用、构建、部署,只有把容易这件事情做到极致,应用的市场才能蓬勃发展。不断堆砌区块链的功能,听起来很深奥,但就计算机的发展历程来看,每一个技术的发展都是让技术变得更加简单和容易落地。ArcBlock 的白皮书非常易懂,研究中并没有高深、复杂的算法,非常的简单、朴实。

丁磊早期投资参与这个项目,一方面是我们相交多年的朋友,另一方面他也是做技术出身,所以很容易建立信任和沟通。

区块链应用只要落地,就会产生巨大价值

罗智勇:ArcBlock 白皮书中开篇就提出区块链技术发展面临五大问题——性能低下、消费者不友好、成本高昂、平台锁定、功能匮乏,目前这些问题都得到有效解决么?ArcBlock 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冒志鸿: 区块链面临的五大问题,我们有很明确的解决方案。比如开放链访问协议(OCAP)上提供的服务可以解决平台锁定问题,开发者只需要采取比较标准、统一的方式对不同的区块链进行操作,获取两个不同区块链数据,或者发布不同的交易信息。

很多人关心 OCAP 究竟能不能解决区块链的性能问题,一方面而言,ArcBlock 作为链上的应用平台,本身并不需要解决区块链本身的问题;另一方面从适配器的角度而言,我们并不是简单的把现有的区块链 API 重新包装,而是实实在在的做了很多工作。在 OCAP 上,会大幅度提升对区块链上公开数据的读取和查询性能。但是如果要广播消息,发布在链上的交易,交易本身的性能就仍然是区块链本身的性能,我们并不需要做这些方面的提升。

在消费者友好的问题上,我们现在即将推出的 SDK,以及去中心化订阅网关,这些设计能够让区块链应用变成像传统 web 一样友好的用户界面。从最终用户的角度来看,他并不需要考虑区块链的底层技术;而对于开发者而言,我们可以帮助他,他只需要专心致志的想区块链如何能给这个应用带来创新,如何能解决用户的实际问题。

罗智勇:OCAP 发布以后的运营情况怎么样,是否可以解析目前的一些应用场景?

冒志鸿: 我们的第一个应用是 OCAP Playground,它是一个实验台,也相当于数据库里的查询优化器和通用的查询工具。一方面可以让开发者迅速的体验区块链的编程,另一方面可以作为开发者调试区块链的工具,同时我们在 OCAP Playground 也增加了便利化的工具,比如可以让开发者更容易的查看区块链的数据,通过图形化、可视化的方法来显示数据。

自 OCAP Playground 发布以来,每天有几百个用户的访问量,都是以尝试和测试为主。在 ArcBlock 出现之前,有人做过统计,尽管区块链项目如此之多,但是全世界(区块链业内)真正能做实验和写代码的人只有几百个。但是如果有了这个浏览器,就可以直接对区块链进行操作。

实际上区块链上有大量公开透明的交易的数据,这些数据很难被访问和应用。如果用以太坊,可以通过用一个区块浏览器 EtherScan 去查账和交易记录,这些都是一些浅显的东西,以太坊运行这么久,里面有很多的交易记录,光是把这些数据拿出来进行可视化分析,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OCAP 出来后,就相当于区块链上的数据有了可以公开获取的方法,我能想象到的最早的一批应用,很有可能是从数据分析入手的。举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项目的 ICO 资金是怎样流动的?都有谁参加?资金如何流转?币发给了谁?这些都能可视化的呈现,因为这些都是区块链上的公开数据,过去数据的获得很困难,现在有了 OCAP 之后,就会有很多有创意的应用产生。

另外,OCAP 本身的属性可以支持多个不同的链,可以做出一些跨链的应用。比如社区用户想做超级钱包,它不仅可以保存以太坊的,还可以保存不同链上的钱包信息,用一个 APP 就可以掌握自己所有的资产,这是非常典型的好想法,也恰恰是 OCAP 非常适用的场景。在超级区块浏览器里面,也可以看到不同的区块链的基本信息,可以免去不同链的切换。

最后,还可以实现区块链记账工具应用的研究。区块链项目的投资和转账都很混乱,虽然整个过程的数据都在链上,但是链上的数据也是糊涂账,少数的钱包只具有最基本的功能,目前绝大部分玩数字货币的人都缺乏一个区块链上的数字理财工具。今天的区块链市场太荒芜了,没有什么真正的应用。有了 OCAP 之后,只要数据解放,把开发者门槛降低,就会有大量的应用涌现。

有一些应用可能并不是去中心化的,是传统的,但它是区块链生态体系里用户所需要的东西,所以发展空间非常大。这对于开发者来说是非常难得的机遇,未来区块链成为了社会的技术,企业和产品都和区块链有关,就会有非常大的软件开发市场存在。

互联网解决了连接的问题,它可以渗透到方方面面、各行各业当中去,并且带来了巨大的机会,任何传统的行业和机会都可以结合互联网改造。这就是互联网带来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原因,区块链也有这样的潜力,只要落地,就会有无数的机会。

罗智勇:区块链 3.0 时代万链齐发,您作为区块链 3.0 时代的忠实布道者,请分享下当前的现状(成就、问题),以及预判下未来的发展趋势?

冒志鸿: 从发展速度来看,我相信区块链的成长速度会比互联网快一些,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从 TCP/IP 协议开始出现。一直到互联网 Internet 走向千家万户,至少花了十年的时间,而今天区块链发展更快,从中本聪开始写出比特币白皮书到现在,才花了十年的时间。所以我相信,区块链从应用落地到应用爆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技术要夯实、平台要落地。当然,开发者要开发出一系列的应用都需要时间,但是区块链肯定比互联网时代要快了一个数量级。

从用户认知的角度,要让用户真正意识到区块链的应用有价值,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区块链落地是一个螺旋曲折的发展过程。大众对区块链的认知有时候充满了期望,有时候落空,最终又走向新的高峰,任何一个技术的发展都是如此的。

任何一个产品早期都会遇到各种质疑,开发区块链应用也需要开发者有新的创意。这就好比在早期做移动 APP(以为就是把传统的 PC 或者 WEB 的屏幕缩小了,变成了可移动的),但是后来显然大家都知道这种思维是非常错误的。当用户的使用习惯发生了改变,移动 APP 就需要彻底的为应用场景做优化,区块链时代也同样如此。

创业路上三大难:人才缺失、需求矛盾、合法合规

罗智勇:ArcBlock 项目推进过程中,你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怎么解决的?

冒志鸿: 做创新项目的过程,永远都是在跟各种困难作斗争斗争的过程,但是我们也在不断地解决问题。

第一个困难,人才团队建立难。一开始我们预估到招人是很不容易的,没想到实际情况更难,区块链的火爆让人才抢夺变得非常激烈。尤其一些好的区块链的人才,他们面临非常多的选择,很多项目和机会都在等着他们,所以招人非常难。

针对招人难,我们这样解决:第一,严格规范面试流程。因为面试也是公司形象的展示过程,应聘者也会考察公司是否严谨靠谱。第二,内部培养人才。挑选有团队精神、基本素质强、计算机有基本水平的人才来培养。这样,几个月或半年一年之后,就能拥有一个高素质、有经验的团队。

第二个困难,部分社区成员的需求和我们的目标有冲突。我们的目标是做出好产品、好平台,让开发者快速落地,开发出更多区块链的应用,这样市场才会认可我们。平台上的应用越来越丰富时,我们的 Token 才更有价值,这是个比较长的过程。而 ArcBlock 社区目前有很多成员不太了解技术,只希望币价短期能快速上升,这样就产生了矛盾。

虽然这些成员并不是我们最初所预想那样的一个群体,还不够成熟,但是我们觉得仍然需要对所有的人负起责任。所以我们现在这样做:在社区里多沟通,多展示产品的进展,但这件事做起来并不容易。

第三个困难,公司的财税、规范等问题耗费太多精力。作为一家美国公司,ArcBlock 会面临美国证监会的政策监管,以及数字货币税务等等问题,这些在美国也都是全新的问题。美国是一个特别遵纪守法的国家,很多事情你可以创新,但每一步也需要合法合规。

我们的问题都很有代表性,关于人才问题、社区问题、合法合规问题,不少其它区块链项目也会遇到。我们作为业内的先行者,希望把这些问题解决好,为后来者提供参考。

Token 不是为了 ICO,而是项目价值的传递手段

罗智勇:你是互联网领域的连续创业者,而且很有成就。和之前的互联网创业相比,你现在这次区块链领域的创业有什么不同?另外,ArcBlock 是面向区块链开发者的,你对于区块链创业者有些什么样的建议呢?

冒志鸿: 先来总结一下互联网创业和区块链创业相同的地方,我觉得无论什么时代的创业,都有这样两点:

第一是创新和先发优势。它们都是不可比拟的巨大价值。纵观整个互联网行业,巨头们基本上无一例外都是走在行业发展的前端,同时也通过大量的创新来获得领先和控制的地位,后来者想追上就很难了。在区块链时代也一样。在现在区块链早期,如果做一个先行者,一旦做对了,将有无穷潜力。

第二是从小处入手。无论资源多还是少,都需要从一些很小很具体的需求入手。我觉得做产品最危险的就是做空中楼阁,而这又是所有公司都容易发生的问题。公司有一个非常大的宏伟愿景,但很久都都不能落地,等到真正落地时,可能时间已经变了。所以创业最重要的是能够快速、敏捷,适应市场需求。

再说不同的地方。现在区块链时代,ICO 通过 token 机制解决了鸡跟蛋的问题,这非常好。因为这一方面使创业募资变的更加容易快捷,另一方面可以加快网络效应的形成。

Arcblock 产品还没有开发完成时,就已经有了一个巨大的社区,虽然社区里面人还不多,但过去开发一个产品,等你做出来都还没有用户,这比那时要强多了。ArcBlock 作为一个开发平台,我们非常希望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和区块链创业者能在平台上面做出有趣、有价值的产品。

我对区块链创业者的建议:第一,要精准地找到用户的需求所在,做一个用户需要的东西,展现区块链的价值,而不是去体现区块链有多酷,多么去中心化。现在许多项目言必称去中心化,我觉得这很危险,因为他们忽略了用户到底需要什么。

第二,新的时代做区块链要创新,抓住时代的脉搏。通证经济非常有价值,要好好利用。对于任何一个新的去中心化的应用,每个开发者都应该仔细思考一下,为什么要发一个 Token?

其实发 Token 目的不是为了 ICO,而是能形成一个经济循环、资金协作,成为项目价值传递的手段。Token 可以形成一个自增长的激励机制,让更多的人因为用这个 Token 而凝聚起来,把这东西想清楚了,对 APP 的成功非常有价值。

创业最大的特点就是往前走,最重要的是要做,在做的过程中去体会,发现新的机会。

原文链接: https://news.qifengle.com/1347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