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2018 年 5 月 29 日 11:00

社群: 极热区块链研究所

对话嘉宾: 冒志鸿

现在都说链圈一日世上一年,快似乎成为业界共识,投资者、社群用户也紧紧盯着项目是不是技术产品马上落地,币价是不是马上飞涨,不少创业者和项目急功近利导致乱象频生,但是区块链创业仍然遵循规律,需要时间积淀酝酿、不断迭代。如今,整个市场还处于早期混沌期,人们焦灼迷茫,更需要重新审视思考区块链创业快与慢、短期表现和长期目标的辩证关系。

嘉宾介绍

1

冒志鸿(ArcBlock 创始人兼 CEO)

连续创业和技术革新者,连续创建天择软件、北极星软件、优友地带三家公司,是国内最早的 VoIP 通讯系统和社交网络服务创造提供者。此后加入了微软欧洲研发中心和微软美国研究院,从事社会化计算研究。2017 年,在美国创立 ArcBlock,为区块链 3.0 时代的到来奠定坚实的基础。

Arcblock 是一个云计算 PaaS 平台,为了解决当今区块链技术面临的根本性问题 ,设计有全新的架构,将链上的和链下的运算有效的分开,这样就会使应用的性能整体地大幅度提高。打造一个高性能、用户友好、成本经济、不被现有特定区块链协议锁定的应用服务平台。

ArcBlock 可以连接不同的区块链协议和平台。 让开发者可以不被某个特定平台锁定。ArcBlock 提供的框架和工具将帮助消费级用户像今天使用桌面浏览器和手机 APP 一样使用去中心化区块链应用。

开场

极热区欧鑫: 在百度上面搜索冒总您的名字,出现的第一条信息是“创业能有多艰辛?-知乎”,里面提到了很多您早年的事迹,想“宁缺毋滥的创业者,西雅图老冒的创业团队:从 10 个人 2 个人,还在坚持”,在数次创业的道路上,冒总最大的感想和收获是什么?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知乎上的这个回答综合了多个西雅图中国背景创办人创业公司的故事,我当时是其中的一个故事。 创业从某种角度来说是艰辛的,但是从另外的角度而言可能是幸福的。 我自己从未觉得我的创业过程很艰辛... 实际上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创业就是一个不断升级的进化过程,这个进化是螺旋曲折的,有上升也有低落。我作为一个连续创业,既在大公司里工作过也在创业公司里创业过的人,我觉得创业最重要的就是要能坚持和决断, 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果断作出抉择。 当然说来容易,做的时候对每个人都很难。

我开始创业的时候非常喜欢的一句格言,我这么多年也是这么信的,可以分享给大家: 这是麦当劳的第一任总裁雷·克罗克说的: “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取代坚持,才干不行,有才干的人不能获得成功的事屡见不鲜;天赋不行,没有得到回报的天赋几乎只能成为笑柄;教育不行,世界上到处都有受过教育却被抛弃的人, 只有坚持和决断才是全能的。 ”

极热区欧鑫: 我们都知道您和丁磊早在互联网创业早期就是战友,除了个人感情,是什么促使网易 CEO 丁磊成为 arcblock 早期投资者以及项目顾问的?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这个具体原因得去问他,我真不能代表他回答。因为丁参与我这个项目是他来找我,我们认识多年互相信任,而且觉得他的加入对我们会很有帮助不需要太多犹豫就答应了。

极热区欧鑫: Arcblock 应该真正进入到大家的视野是在去年年底,丁磊的站台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力,快速成为了明星项目。除了大佬的站台, 还有什么让你们起来这么快的?为什么现在好像又慢下来了(宣传上)?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创业成功最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Timing.也就是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情。timing 并不只是运气,而是有了充分的准备,恰好时间点上有了那么点运气, 机会就能被抓住。

极热区欧鑫: 你们的充分准备是什么?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ArcBlock 是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情,不是因为任何一个大佬的站台。 我们的每个顾问都很给力,给予了各种帮助,对我们项目变得更热有很大贡献。 但这不是个因果关系。 我们做这个方向的产品原型开发时候,区块链还没这么热。 我们准备对外公布项目的时候正是行业的一个低谷,非常低的低谷。 我们没有因为市场如何就减慢我们的脚步,也同样没有因为市场火热我们就临时改变自己的募资计划。 最近有人批评我们市场热度下降,市场动作不够多,其实这就是我们的节奏。 我们是踏踏实实地做事,是看到了区块链领域无限的机会,而不是看到短时间可以投机些什么,因此按照既定的计划去踏实前行,就是最充分的准备。

极热区欧鑫: 冒总作为最早进入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之一, 您觉得区块链的发展路径可以类比互联网行业吗?如可以, 现在区块链行业是互联网历史的哪个阶段? 预估到什么样的时间节点,区块链能像今天的互联网一样普及?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类比很容易犯错误,但是什么东西都第一性原理思维会很迷失,最好两者结合。 我觉得区块链今天类似互联网 93 年前后,也就是“前浏览器时代”, 或者“前 Netscape 时代”Netscape 是第一个消费级的浏览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可惜在不正当竞争中被搞死了。 区块链技术在未来可能会成为应用的基础架构,我觉得这个时间可以通过类比一下互联网的成长时间表。TCP/IP 协议出现于 80 年代初期,开始迅猛发展于 90 年代中期。 差不多 10 年。区块链从 Bitcoin 白皮书算起是 2008 年,现在 2018 年,也差不多 10 年。

极热区欧鑫: 我发现早期进入互联网的从业者对网景都有推崇, 有网景情节。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网景被传统软件公司杀死了,至少推迟了很多年互联网进程,非常可惜。

极热区欧鑫: 技术上和包括人们的认知上会不会有加速?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技术和认知上,我觉得会比互联网更快一些,但也不至于是很多倍的状态。

极热区欧鑫: Arcblock 是要做第一个消费级的区块链系统平台?你们怎么保证不被 BAT 和 facebook,google 等杀死?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我们并不能保证不被他们杀死 :) 但是我们可以预先考虑和设计一些措施来应对。 事实上区块链最棒的一个特点就是其理想主义般的去中心化 。ArcBlock 要构建一个并不属于 ArcBlock 的平台,ArcBlock 只是 ArcBlock 的最初建设者和推动者,未来的 ArcBlock 平台是一个去中性化的属于社区一起建设和拥有的。传统软件公司,除非也进行这样的革命,否则他们永远是要建立他们自有的平台。 我觉得这是整个区块链行业最大的优势。

极热区欧鑫: 每个公链项目也是这么说的, 除了传统巨头的压力, Arcblock 如何面对众多其他公链的竞争呢?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这就如同“笑傲江湖”里的“以无招胜有招”。 如果一个区块链服务不是任何一个公司的而是全社会的,那么一个公司如何去打败他?我们的定位是平台服务,而不是一个新公链,至少不是一个今天意义的“公链”。 我们的 OCAP (Open Chain Access Protocol)可以支持多种公链技术,对他们是伙伴而不是竞争。

极热区欧鑫: 那是跨链?他们为什么要链接你们呢?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OCAP 在地位上有些像数据库领域的 ODBC/JDBC,各个数据库厂商是要和 ODBC/JDBC 竞争而拒绝兼容呢? 还是选择兼容呢? 可能过去有一些数据库厂商选择过不兼容这些标准接口,但今天我们一个也看不到了,因为他们都已经不存在了。 我们并不需要他们来支持 OCAP,因为 OCAP 是个开放标准,任何人都可以开发让一个公链来支持 OCAP。

极热区欧鑫: 是什么促使你由在传统平台上开发应用的开发者,转变成为一个区块链技术平台的提供者?您觉得目前区块链技术的落地都有什么挑战?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区块链开发平台和今天的“传统”开发平台并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计算机科学的范畴。 同样区块链不是神秘技术,也不是“革命”技术, 是计算机科学逐渐演变的成果。 目前区块链落地困难最主要就是对消费者、最终用户的不友好。 解决了这个问题,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这就是为什么 Netscape 如此重要,Cisco 如此重要,AOL 如此重要, 他们是在 93 年前后,让互联网从实验室走向千家万户的功臣。

极热区欧鑫: 这个“不友好”从哪些角度能有创业的机会?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有无数的创业机会,今天在区块链领域,如果你相信,注意,是“如果你相信”,区块链未来会作为一种基础架构而存在。那么你看到的是一片空白的市场,无数的机会,无数的问题等待解决。

极热区欧鑫: 或者换个角度来问, 在现在区块链行业早期发展的混沌时代,什么样人能够在区块链创业项目上脱颖而出?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啊, 但我觉得真正长线机会属于认识到区块链长远价值的人, 想割韭菜赚些快钱的和可能是愚不可及的浪费机会的人。这不难想,想想互联网泡沫时代,多少公司浪费了钱和机会。那些人赚了一些钱,win the battle and lose the war.

极热区欧鑫: 那您同时作为互联网时代的创业者也接触过很多资本方, 您觉得区块链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创业融资有什么不同?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现在的资本市场比过去更活跃,尤其区块链项目有革命性的 ICO 这种新方式,对创业者而言是非常宝贵的时期。 因此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踏实地做事情,不要短期炒作牟利。任何时候都有既得利益者视新生事物为洪水猛兽,区块链也一定会面临各种质疑。 互联网时代这样的事情也发生过。

极热区欧鑫: 我记得两个月前冒总对资方提出了一些意见,其实是大部分创业者的心声。

3

4

不知道您在项目合规这一块如何看待?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项目合规是个很复杂的问题, 我们为此付出了很多。 但相信以后会越来越明朗化和标准化。

极热区欧鑫: ArcBlock 本来计划募集 37500 个 ETH,预售结束后超额多收的 ETH 达到 45000 个。ArcBlock 又把多收的 45000 个 ETH 退了回去。这个让 atb 在全球获得了更多的支持者。对此冒总是怎么考虑的?能谈谈你的区块链信仰吗?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这件事情,其实对于坚持“说到做到”的人而言,是个底线,不是吗?在区块链技术还不够成熟的今天,项目方的信用非常重要。 因此在以太坊由于我们项目过热而严重堵塞,导致我们多收了很多的时候,把多收的全部退还是想也不用想的问题。 另外,如同我说的,如果相信区块链的未来,这多收的一点 ETH 在未来巨大发展空间面前简直不值一提,为什么为这些蝇头小利而失去信誉呢?

极热区欧鑫: 知道冒总很忙, 但是冒总目前 base 在西雅图,我们非常想了解美国区块链行业的情况,能介绍一下美国区块链行业的发展情况吗?和目前国内情况相比如何?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美国区块链行业发展其实很蓬勃,但是总体上并没有那么高调。 一方面这是美国创业公司的特点,和目前中国的 2VC,2BAT 模式蓬勃的状态不太一样,大家都比较低调,比较专注“小”的事情。另一方面,美国的法律严格,合规成本很高,在目前的状态下,大家更希望潜心做技术。

极热区欧鑫: 目前在国内爱西欧还未开禁的情况下,中国的区块链企业如何去和美国区块链企业 PK?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现在我觉得区块链公司之间没有必要 PK,因为空白太多了,忙都忙不过来。

极热区欧鑫: 普通投资人对区块链项目并没有鉴别能力,国外政府是怎么保护散户投资人的?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中国背景的区块链项目其实有很多优势,我觉得最大的优势就是我们的人更勤奋,区块链的先行者都是很聪明的团队,因此智力、能力上可能大家都是差不多,因此比拼的就是勤奋了。 美国这里散户并不太容易参与区块链项目,很多区块链项目为了降低合规成本和难度都不允许美国人参与。 这方面可能各个国家其实也都差不多。

极热区欧鑫: 最后一个问题啊, 今天得主题是《区块链创业的快与慢》, 那您作为互联网创业老兵,在区块链还处于行业发展早期阶段,大家认为都要快的时候?您有什么建议?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 我觉得任何时候“快”都很重要,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然而为了“快” 有些时候必须要“慢”,你朝错误的方向跑得越快,偏离正确的路线就越厉害。比如我们在确定产品方向的时候很“慢”,做了各种预研究,反复地推敲和测试。 我们白皮书写的很“慢”, 我花了一个月时间,每个字都自己写的,先写英文版再自己翻译为中文。 我们招人很“慢”,反复面试,宁缺毋滥。这些慢都为为了我们到奔跑阶段的时候可以“快”

极热区欧鑫: 感谢冒总今天的精彩分享, 今天的 AMA 活动先到此结束! 大家如对 Arcblock 项目还有更多问题, 可以继续在群里提出, 冒总团队将会给出回答。

5

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somQr7vpWH_022hLeqGDdg